当前位置:首页 > 要闻动态 > 媒体聚焦 > 正文

《今日江山》“我们要陪他们走到最后”

发布:2019-01-15 16:17:56    来源:韦耀绮、祝小刚     

    昨日,记者来到双塔街道杨敦村郑云礼与朱芝梅家。朱芝梅正给儿子剑剑、刚刚整理衣服,“客人来看你们了,衣服穿端正点。”朱芝梅讲话的语气,像是在数落两个调皮的小孩。

  近半世纪的时间跨度,郑云礼与朱芝梅的人生被他们占满。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夫妇,却每天都在操心两个儿子的吃饭、穿衣、出行、看病……

  坏事竟成双 两儿子都病了

  1971年,郑云礼与妻子朱芝梅有了第一个儿子剑剑。没过多久,朱芝梅发现别人的小孩早就能爬了,但剑剑却还不会坐。

  “仅凭那时的医疗条件,没人能准确又及时地说清原因。”郑云礼说,有医生给出的诊断是缺钙,也有医生判断是感冒。村里人劝慰他说,有的小孩就是这样,4岁才会站起来。

  接下来的3年时间,他们又先后生下了一女一男。起初,两个孩子都很健康,郑云礼与朱芝梅很满足。但有时,生活比戏剧还要无奈。

  朱芝梅是乡村教师。1977年,她在赵家村里参加教学研讨会时,一位村民气喘吁吁地找到她。“朱老师,你的小儿子刚刚……一个人玩着玩着,突然抽搐起来了。”

  抽搐,是朱芝梅在那一刻最不愿听见的动词,因为她的大儿子也常抽搐。朱芝梅发了疯似地跑回家,抱起刚刚拼命地安抚。“抱了很久,他才恢复正常。”那一天的所有细节,像放电影似的在朱芝梅脑海中重现。

  “我本来以为老三是正常的,这样的结果,我们谁也想不到。”采访中,朱芝梅没有一声叹气,就这样平静地叙述着,眼睛直直地看着茶几上的杯子。

  疑惑10余年 才知是患脑瘫

  没有一个人能告诉郑云礼夫妇,为什么他们的两个儿子会变成这样。除了被时间证伪的缺钙和感冒,他们生活着,也始终疑惑着。

  1980年后,郑云礼在市人民医院食堂里找了份差事。其间,在与夏江武、祝增奎医生的交谈中,他吐出了这番苦水。夏江武与祝增奎当即答应择日上门看诊。

  “他们看完以后,告诉我是指挥走路的神经坏了。”郑云礼说,直到那一天,他才知道剑剑与刚刚是脑瘫儿。

  脑瘫?能治好吗?朱芝梅得知这个消息,就去学校周边打听消息。什么偏方都试,有人说吃味精有用,他们真的给孩子喂了味精。

  本来,这将是一场无休止的求诊,却让朱芝梅的同事劝下了。“同事的亲戚在省里当医生,医生说脑瘫是医学难题,而且剑剑与刚刚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。”

  孩子走不了路 母亲带着读书

  朱芝梅是村里的知识分子,那几句委婉劝慰之下的深意,不可能不懂。孩子走不了路,读书的事总不能落下。于是,朱芝梅每次上课都带着剑剑与刚刚。

  “他俩呀,语文好,数学不好。”朱芝梅说,因为剑剑、刚刚两人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到处玩,下课也坐着。在朱芝梅所教授的一、二年级语文课本知识中,剑剑、刚刚的水平一点不输其他孩子。“数学,或许是能力之外的事了。”郑云礼补充道。

  几年后,学校搬去了村两委办公室。剑剑与刚刚因距离过远,无奈暂停了学业。有人劝朱芝梅,把孩子放到特殊学校里,但她舍不得。“父母的照顾总是最细心,尤其是刚刚,特别调皮,小时候没少摔倒,后脑勺上都是疤痕。”

  朱芝梅曾有调往城区小学任教的机会,但她婉拒了。她说,机会虽然宝贵,但剑剑与刚刚怎么办?

  父母忧心忡忡 孩子未来迷惘

  40多年的时间,除了他们女儿策划的几次出游,剑剑与刚刚几乎就坐在房间靠窗的椅子上。好在当年朱芝梅的坚持,剑剑与刚刚能看懂电视,也喜欢读报纸,这让他们往后的人生不至于贫乏。“剑剑几乎不会出门,刚刚比较好动,有时还会到平行杠上训练片刻。”

  这些年,想到自己与老伴的年事已高,郑云礼有意识地训练他们学习洗脸、刷牙、洗澡等。在过去40多年里,这几乎是郑云礼夫妇的日常。但事到如今,郑云礼只能狠心让他俩学这些。市残联及时在卫生间里安装了残疾人洗浴设施,郑云礼特地找了朋友,在兄弟俩的房间与卫生间的过道墙面上安装了扶手。

  兄弟俩学会了互相洗澡,这件事是郑云礼夫妇最高兴的事了。“我们俩都70多岁了,将来做不动了,这两个孩子怎么办?没想到女儿主动承诺,她将回村照顾哥哥与弟弟。”这让两位老人百感交集。

  “大家的茶水冷了,我给你们添些热水。”郑云礼起身去取热水壶,不愿再谈未来的事。


来源:今日江山3版
日期:2019年1月15日
记者:韦耀绮、祝小刚
链接:http://www.cnepaper.com/jrjs/html/2019-01/15/content_3_2.htm

    昨日,记者来到双塔街道杨敦村郑云礼与朱芝梅家。朱芝梅正给儿子剑剑、刚刚整理衣服,“客人来看你们了,衣服穿端正点。”朱芝梅讲话的语气,像是在数落两个调皮的小孩。

  近半世纪的时间跨度,郑云礼与朱芝梅的人生被他们占满。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夫妇,却每天都在操心两个儿子的吃饭、穿衣、出行、看病……

  坏事竟成双 两儿子都病了

  1971年,郑云礼与妻子朱芝梅有了第一个儿子剑剑。没过多久,朱芝梅发现别人的小孩早就能爬了,但剑剑却还不会坐。

  “仅凭那时的医疗条件,没人能准确又及时地说清原因。”郑云礼说,有医生给出的诊断是缺钙,也有医生判断是感冒。村里人劝慰他说,有的小孩就是这样,4岁才会站起来。

  接下来的3年时间,他们又先后生下了一女一男。起初,两个孩子都很健康,郑云礼与朱芝梅很满足。但有时,生活比戏剧还要无奈。

  朱芝梅是乡村教师。1977年,她在赵家村里参加教学研讨会时,一位村民气喘吁吁地找到她。“朱老师,你的小儿子刚刚……一个人玩着玩着,突然抽搐起来了。”

  抽搐,是朱芝梅在那一刻最不愿听见的动词,因为她的大儿子也常抽搐。朱芝梅发了疯似地跑回家,抱起刚刚拼命地安抚。“抱了很久,他才恢复正常。”那一天的所有细节,像放电影似的在朱芝梅脑海中重现。

  “我本来以为老三是正常的,这样的结果,我们谁也想不到。”采访中,朱芝梅没有一声叹气,就这样平静地叙述着,眼睛直直地看着茶几上的杯子。

  疑惑10余年 才知是患脑瘫

  没有一个人能告诉郑云礼夫妇,为什么他们的两个儿子会变成这样。除了被时间证伪的缺钙和感冒,他们生活着,也始终疑惑着。

  1980年后,郑云礼在市人民医院食堂里找了份差事。其间,在与夏江武、祝增奎医生的交谈中,他吐出了这番苦水。夏江武与祝增奎当即答应择日上门看诊。

  “他们看完以后,告诉我是指挥走路的神经坏了。”郑云礼说,直到那一天,他才知道剑剑与刚刚是脑瘫儿。

  脑瘫?能治好吗?朱芝梅得知这个消息,就去学校周边打听消息。什么偏方都试,有人说吃味精有用,他们真的给孩子喂了味精。

  本来,这将是一场无休止的求诊,却让朱芝梅的同事劝下了。“同事的亲戚在省里当医生,医生说脑瘫是医学难题,而且剑剑与刚刚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。”

  孩子走不了路 母亲带着读书

  朱芝梅是村里的知识分子,那几句委婉劝慰之下的深意,不可能不懂。孩子走不了路,读书的事总不能落下。于是,朱芝梅每次上课都带着剑剑与刚刚。

  “他俩呀,语文好,数学不好。”朱芝梅说,因为剑剑、刚刚两人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到处玩,下课也坐着。在朱芝梅所教授的一、二年级语文课本知识中,剑剑、刚刚的水平一点不输其他孩子。“数学,或许是能力之外的事了。”郑云礼补充道。

  几年后,学校搬去了村两委办公室。剑剑与刚刚因距离过远,无奈暂停了学业。有人劝朱芝梅,把孩子放到特殊学校里,但她舍不得。“父母的照顾总是最细心,尤其是刚刚,特别调皮,小时候没少摔倒,后脑勺上都是疤痕。”

  朱芝梅曾有调往城区小学任教的机会,但她婉拒了。她说,机会虽然宝贵,但剑剑与刚刚怎么办?

  父母忧心忡忡 孩子未来迷惘

  40多年的时间,除了他们女儿策划的几次出游,剑剑与刚刚几乎就坐在房间靠窗的椅子上。好在当年朱芝梅的坚持,剑剑与刚刚能看懂电视,也喜欢读报纸,这让他们往后的人生不至于贫乏。“剑剑几乎不会出门,刚刚比较好动,有时还会到平行杠上训练片刻。”

  这些年,想到自己与老伴的年事已高,郑云礼有意识地训练他们学习洗脸、刷牙、洗澡等。在过去40多年里,这几乎是郑云礼夫妇的日常。但事到如今,郑云礼只能狠心让他俩学这些。市残联及时在卫生间里安装了残疾人洗浴设施,郑云礼特地找了朋友,在兄弟俩的房间与卫生间的过道墙面上安装了扶手。

  兄弟俩学会了互相洗澡,这件事是郑云礼夫妇最高兴的事了。“我们俩都70多岁了,将来做不动了,这两个孩子怎么办?没想到女儿主动承诺,她将回村照顾哥哥与弟弟。”这让两位老人百感交集。

  “大家的茶水冷了,我给你们添些热水。”郑云礼起身去取热水壶,不愿再谈未来的事。


来源:今日江山3版
日期:2019年1月15日
记者:韦耀绮、祝小刚
链接:http://www.cnepaper.com/jrjs/html/2019-01/15/content_3_2.htm

    昨日,记者来到双塔街道杨敦村郑云礼与朱芝梅家。朱芝梅正给儿子剑剑、刚刚整理衣服,“客人来看你们了,衣服穿端正点。”朱芝梅讲话的语气,像是在数落两个调皮的小孩。

  近半世纪的时间跨度,郑云礼与朱芝梅的人生被他们占满。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夫妇,却每天都在操心两个儿子的吃饭、穿衣、出行、看病……

  坏事竟成双 两儿子都病了

  1971年,郑云礼与妻子朱芝梅有了第一个儿子剑剑。没过多久,朱芝梅发现别人的小孩早就能爬了,但剑剑却还不会坐。

  “仅凭那时的医疗条件,没人能准确又及时地说清原因。”郑云礼说,有医生给出的诊断是缺钙,也有医生判断是感冒。村里人劝慰他说,有的小孩就是这样,4岁才会站起来。

  接下来的3年时间,他们又先后生下了一女一男。起初,两个孩子都很健康,郑云礼与朱芝梅很满足。但有时,生活比戏剧还要无奈。

  朱芝梅是乡村教师。1977年,她在赵家村里参加教学研讨会时,一位村民气喘吁吁地找到她。“朱老师,你的小儿子刚刚……一个人玩着玩着,突然抽搐起来了。”

  抽搐,是朱芝梅在那一刻最不愿听见的动词,因为她的大儿子也常抽搐。朱芝梅发了疯似地跑回家,抱起刚刚拼命地安抚。“抱了很久,他才恢复正常。”那一天的所有细节,像放电影似的在朱芝梅脑海中重现。

  “我本来以为老三是正常的,这样的结果,我们谁也想不到。”采访中,朱芝梅没有一声叹气,就这样平静地叙述着,眼睛直直地看着茶几上的杯子。

  疑惑10余年 才知是患脑瘫

  没有一个人能告诉郑云礼夫妇,为什么他们的两个儿子会变成这样。除了被时间证伪的缺钙和感冒,他们生活着,也始终疑惑着。

  1980年后,郑云礼在市人民医院食堂里找了份差事。其间,在与夏江武、祝增奎医生的交谈中,他吐出了这番苦水。夏江武与祝增奎当即答应择日上门看诊。

  “他们看完以后,告诉我是指挥走路的神经坏了。”郑云礼说,直到那一天,他才知道剑剑与刚刚是脑瘫儿。

  脑瘫?能治好吗?朱芝梅得知这个消息,就去学校周边打听消息。什么偏方都试,有人说吃味精有用,他们真的给孩子喂了味精。

  本来,这将是一场无休止的求诊,却让朱芝梅的同事劝下了。“同事的亲戚在省里当医生,医生说脑瘫是医学难题,而且剑剑与刚刚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。”

  孩子走不了路 母亲带着读书

  朱芝梅是村里的知识分子,那几句委婉劝慰之下的深意,不可能不懂。孩子走不了路,读书的事总不能落下。于是,朱芝梅每次上课都带着剑剑与刚刚。

  “他俩呀,语文好,数学不好。”朱芝梅说,因为剑剑、刚刚两人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到处玩,下课也坐着。在朱芝梅所教授的一、二年级语文课本知识中,剑剑、刚刚的水平一点不输其他孩子。“数学,或许是能力之外的事了。”郑云礼补充道。

  几年后,学校搬去了村两委办公室。剑剑与刚刚因距离过远,无奈暂停了学业。有人劝朱芝梅,把孩子放到特殊学校里,但她舍不得。“父母的照顾总是最细心,尤其是刚刚,特别调皮,小时候没少摔倒,后脑勺上都是疤痕。”

  朱芝梅曾有调往城区小学任教的机会,但她婉拒了。她说,机会虽然宝贵,但剑剑与刚刚怎么办?

  父母忧心忡忡 孩子未来迷惘

  40多年的时间,除了他们女儿策划的几次出游,剑剑与刚刚几乎就坐在房间靠窗的椅子上。好在当年朱芝梅的坚持,剑剑与刚刚能看懂电视,也喜欢读报纸,这让他们往后的人生不至于贫乏。“剑剑几乎不会出门,刚刚比较好动,有时还会到平行杠上训练片刻。”

  这些年,想到自己与老伴的年事已高,郑云礼有意识地训练他们学习洗脸、刷牙、洗澡等。在过去40多年里,这几乎是郑云礼夫妇的日常。但事到如今,郑云礼只能狠心让他俩学这些。市残联及时在卫生间里安装了残疾人洗浴设施,郑云礼特地找了朋友,在兄弟俩的房间与卫生间的过道墙面上安装了扶手。

  兄弟俩学会了互相洗澡,这件事是郑云礼夫妇最高兴的事了。“我们俩都70多岁了,将来做不动了,这两个孩子怎么办?没想到女儿主动承诺,她将回村照顾哥哥与弟弟。”这让两位老人百感交集。

  “大家的茶水冷了,我给你们添些热水。”郑云礼起身去取热水壶,不愿再谈未来的事。


来源:今日江山3版
日期:2019年1月15日
记者:韦耀绮、祝小刚
链接:http://www.cnepaper.com/jrjs/html/2019-01/15/content_3_2.htm

责任编辑:zhengx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