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要闻动态 > 自强助残 > 正文

徐龙华:小个子的大精彩

发布:2018-10-23 16:29:54    来源:韦耀绮     
    身高不足1.5米、娃娃脸、声音清亮如活泼的孩童。这是徐龙华给人的第一印象。然而,他已31岁了。2006年末,18岁的徐龙华进入江山婺剧研究院工作至今,转眼已近12年。
 
  经年累月,他先后参与了2000多场的演出,走遍了浙江省绝大多数高校,足迹遍布全国100多个城市。昨日,记者走进江山婺剧研究院,访问了徐龙华,听他讲述不一样的“戏剧”人生。
 
  人生迷茫  接缘戏曲辟新路
 
  5岁那年,徐龙华家人发现他生长缓慢,各地寻医求药后,医生诊断其为脑垂体萎缩,缺少生长激素。一纸诊断书,让徐龙华未来人生充满了迷惘。
 
  2003年,市婺剧团计划招录婺剧培训生。当招生团行至凤林镇时,徐龙华的父亲替他报了名。“父亲将我的情况报给了招生老师,老师说不妨作为特型演员入团。”2003年9月,徐龙华停止了初二学业,全身心投入到艺训班里。
 
  “每天清晨5时许,就要起床跑步、压腿、喊嗓、下腰。我16岁才开始戏曲基本功训练,算是入行晚的了,韧带僵硬,常练得全身疼痛,爬楼梯时手脚并用。”谈起戏曲基本功训练的艰苦,徐龙华历历在目。他说,掰腰最痛苦,要头部和屁股触碰,充分考验上身的柔软度,他有好几次都练得昏厥了。“比如韧带拉伤、腰部损伤、脚腕大筋断裂、手腕骨折错位等伤病,我和朋友们常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。”
 
  3年的艺训班结束,徐龙华从新生转变成了剧团里的新人,舞台上的他主要演丑角、娃娃生、相声、小品、三句半等。舞台下,剧团里的杂事很多,除演员之外,他还要兼职舞美字幕、行政办公等琐事……
 
  站在戏台外,台上那高大威武、众星捧月的“杨宗保”,就像是许多男孩植根心底的英雄梦,但徐龙华却摸不着,以身外身、做梦中梦,他始终是那个不那么起眼的演员,却努力诠释好每个角色,不误舞台,不负年华。
 
  缝隙透光 名师提携登大台
 
  2011年,徐龙华的平凡人生照进了一束光。我省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金永玲,与江山婺剧研究院合作,编排了浙江省第一部歌剧《祝福》。在金永玲的推荐下,徐龙华被导演选中饰演祥林嫂被狼叼走的孩子——阿毛。
 
  徐龙华一边回忆,一边从电脑里翻出一张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珍贵照片。“走进国家大剧院,是很多演员一辈子难以企及的梦想,更是我一辈子的荣幸。对角色的剖析探索,也让我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升。”
 
  “阿毛是个5岁的小孩,舞台上需要展现出他的欢愉天真。紧接着,阿毛突然被狼叼走的剧情,才能让人更痛惜,令观众们对祥林嫂的遭遇代入感更强。”阿毛被狼叼走是全剧的转折点,也是祥林嫂和贺老六人生的转折点,徐龙华容不得自己有半分马虎。除了私下里对着镜子编排“阿毛”的表演动作、台词、形体等之外,他还建议在阿毛被狼叼走后加入“狼嚎狗吠”的音效,给观众带来强烈的震撼。徐龙华说,这样演绎之后,阿毛死了,戏却活了。
 
  说起在国家大剧院的那场演出,徐龙华记忆尤深。“我一个基层演员,还没见过这般阵势。90多人的上海交响乐团,为我伴奏。排练时,只要我没唱到位,90多人就得陪着重来。”零下18℃的北京,徐龙华紧张得浑身直冒汗。望着能容纳2000人的国内最大歌剧厅,当众光齐亮,台下坐满嘉宾,他一个劲地哆嗦。好在他最终战胜了心理的恐惧,没留下终身遗憾,圆满完成了那场演出。他说,从此以后,无论在哪里,不管是面对着什么观众,都不会怯场了。
 
  跟着《祝福》剧组,徐龙华在国家大剧院、省人民大会堂、各大城市剧院、大学高校等地演出了300余场。
 
  不忘初心 忠于婺剧觅转型
 
  徐龙华在婺剧院里工作了近12年,每年将近200场的下乡演出或主题巡演等,让他走遍了江山。从婺剧演员到歌剧演员,再回到婺剧演员,徐龙华说,婺剧才是我们的根。多年的婺剧坚守,他说早已把江山婺剧研究院当成了归属和依靠。
 
  除了婺剧这一方阵地,他还努力“多条腿走路”,参与创作小品、情景剧等,如医护、军人、纪检监察等题材的小品情景剧,均取得不错的效果和反响。
 
  在镁光灯下,他是一名努力上进的演员;在生活中,他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。但他始终坚信,凡事倔强较真不服输,靠自己也能创造美好人生。徐龙华侃侃而谈,眼里仿佛有光闪烁。 
 
    身高不足1.5米、娃娃脸、声音清亮如活泼的孩童。这是徐龙华给人的第一印象。然而,他已31岁了。2006年末,18岁的徐龙华进入江山婺剧研究院工作至今,转眼已近12年。
 
  经年累月,他先后参与了2000多场的演出,走遍了浙江省绝大多数高校,足迹遍布全国100多个城市。昨日,记者走进江山婺剧研究院,访问了徐龙华,听他讲述不一样的“戏剧”人生。
 
  人生迷茫  接缘戏曲辟新路
 
  5岁那年,徐龙华家人发现他生长缓慢,各地寻医求药后,医生诊断其为脑垂体萎缩,缺少生长激素。一纸诊断书,让徐龙华未来人生充满了迷惘。
 
  2003年,市婺剧团计划招录婺剧培训生。当招生团行至凤林镇时,徐龙华的父亲替他报了名。“父亲将我的情况报给了招生老师,老师说不妨作为特型演员入团。”2003年9月,徐龙华停止了初二学业,全身心投入到艺训班里。
 
  “每天清晨5时许,就要起床跑步、压腿、喊嗓、下腰。我16岁才开始戏曲基本功训练,算是入行晚的了,韧带僵硬,常练得全身疼痛,爬楼梯时手脚并用。”谈起戏曲基本功训练的艰苦,徐龙华历历在目。他说,掰腰最痛苦,要头部和屁股触碰,充分考验上身的柔软度,他有好几次都练得昏厥了。“比如韧带拉伤、腰部损伤、脚腕大筋断裂、手腕骨折错位等伤病,我和朋友们常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。”
 
  3年的艺训班结束,徐龙华从新生转变成了剧团里的新人,舞台上的他主要演丑角、娃娃生、相声、小品、三句半等。舞台下,剧团里的杂事很多,除演员之外,他还要兼职舞美字幕、行政办公等琐事……
 
  站在戏台外,台上那高大威武、众星捧月的“杨宗保”,就像是许多男孩植根心底的英雄梦,但徐龙华却摸不着,以身外身、做梦中梦,他始终是那个不那么起眼的演员,却努力诠释好每个角色,不误舞台,不负年华。
 
  缝隙透光 名师提携登大台
 
  2011年,徐龙华的平凡人生照进了一束光。我省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金永玲,与江山婺剧研究院合作,编排了浙江省第一部歌剧《祝福》。在金永玲的推荐下,徐龙华被导演选中饰演祥林嫂被狼叼走的孩子——阿毛。
 
  徐龙华一边回忆,一边从电脑里翻出一张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珍贵照片。“走进国家大剧院,是很多演员一辈子难以企及的梦想,更是我一辈子的荣幸。对角色的剖析探索,也让我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升。”
 
  “阿毛是个5岁的小孩,舞台上需要展现出他的欢愉天真。紧接着,阿毛突然被狼叼走的剧情,才能让人更痛惜,令观众们对祥林嫂的遭遇代入感更强。”阿毛被狼叼走是全剧的转折点,也是祥林嫂和贺老六人生的转折点,徐龙华容不得自己有半分马虎。除了私下里对着镜子编排“阿毛”的表演动作、台词、形体等之外,他还建议在阿毛被狼叼走后加入“狼嚎狗吠”的音效,给观众带来强烈的震撼。徐龙华说,这样演绎之后,阿毛死了,戏却活了。
 
  说起在国家大剧院的那场演出,徐龙华记忆尤深。“我一个基层演员,还没见过这般阵势。90多人的上海交响乐团,为我伴奏。排练时,只要我没唱到位,90多人就得陪着重来。”零下18℃的北京,徐龙华紧张得浑身直冒汗。望着能容纳2000人的国内最大歌剧厅,当众光齐亮,台下坐满嘉宾,他一个劲地哆嗦。好在他最终战胜了心理的恐惧,没留下终身遗憾,圆满完成了那场演出。他说,从此以后,无论在哪里,不管是面对着什么观众,都不会怯场了。
 
  跟着《祝福》剧组,徐龙华在国家大剧院、省人民大会堂、各大城市剧院、大学高校等地演出了300余场。
 
  不忘初心 忠于婺剧觅转型
 
  徐龙华在婺剧院里工作了近12年,每年将近200场的下乡演出或主题巡演等,让他走遍了江山。从婺剧演员到歌剧演员,再回到婺剧演员,徐龙华说,婺剧才是我们的根。多年的婺剧坚守,他说早已把江山婺剧研究院当成了归属和依靠。
 
  除了婺剧这一方阵地,他还努力“多条腿走路”,参与创作小品、情景剧等,如医护、军人、纪检监察等题材的小品情景剧,均取得不错的效果和反响。
 
  在镁光灯下,他是一名努力上进的演员;在生活中,他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。但他始终坚信,凡事倔强较真不服输,靠自己也能创造美好人生。徐龙华侃侃而谈,眼里仿佛有光闪烁。 
 
    身高不足1.5米、娃娃脸、声音清亮如活泼的孩童。这是徐龙华给人的第一印象。然而,他已31岁了。2006年末,18岁的徐龙华进入江山婺剧研究院工作至今,转眼已近12年。
 
  经年累月,他先后参与了2000多场的演出,走遍了浙江省绝大多数高校,足迹遍布全国100多个城市。昨日,记者走进江山婺剧研究院,访问了徐龙华,听他讲述不一样的“戏剧”人生。
 
  人生迷茫  接缘戏曲辟新路
 
  5岁那年,徐龙华家人发现他生长缓慢,各地寻医求药后,医生诊断其为脑垂体萎缩,缺少生长激素。一纸诊断书,让徐龙华未来人生充满了迷惘。
 
  2003年,市婺剧团计划招录婺剧培训生。当招生团行至凤林镇时,徐龙华的父亲替他报了名。“父亲将我的情况报给了招生老师,老师说不妨作为特型演员入团。”2003年9月,徐龙华停止了初二学业,全身心投入到艺训班里。
 
  “每天清晨5时许,就要起床跑步、压腿、喊嗓、下腰。我16岁才开始戏曲基本功训练,算是入行晚的了,韧带僵硬,常练得全身疼痛,爬楼梯时手脚并用。”谈起戏曲基本功训练的艰苦,徐龙华历历在目。他说,掰腰最痛苦,要头部和屁股触碰,充分考验上身的柔软度,他有好几次都练得昏厥了。“比如韧带拉伤、腰部损伤、脚腕大筋断裂、手腕骨折错位等伤病,我和朋友们常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。”
 
  3年的艺训班结束,徐龙华从新生转变成了剧团里的新人,舞台上的他主要演丑角、娃娃生、相声、小品、三句半等。舞台下,剧团里的杂事很多,除演员之外,他还要兼职舞美字幕、行政办公等琐事……
 
  站在戏台外,台上那高大威武、众星捧月的“杨宗保”,就像是许多男孩植根心底的英雄梦,但徐龙华却摸不着,以身外身、做梦中梦,他始终是那个不那么起眼的演员,却努力诠释好每个角色,不误舞台,不负年华。
 
  缝隙透光 名师提携登大台
 
  2011年,徐龙华的平凡人生照进了一束光。我省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金永玲,与江山婺剧研究院合作,编排了浙江省第一部歌剧《祝福》。在金永玲的推荐下,徐龙华被导演选中饰演祥林嫂被狼叼走的孩子——阿毛。
 
  徐龙华一边回忆,一边从电脑里翻出一张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珍贵照片。“走进国家大剧院,是很多演员一辈子难以企及的梦想,更是我一辈子的荣幸。对角色的剖析探索,也让我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升。”
 
  “阿毛是个5岁的小孩,舞台上需要展现出他的欢愉天真。紧接着,阿毛突然被狼叼走的剧情,才能让人更痛惜,令观众们对祥林嫂的遭遇代入感更强。”阿毛被狼叼走是全剧的转折点,也是祥林嫂和贺老六人生的转折点,徐龙华容不得自己有半分马虎。除了私下里对着镜子编排“阿毛”的表演动作、台词、形体等之外,他还建议在阿毛被狼叼走后加入“狼嚎狗吠”的音效,给观众带来强烈的震撼。徐龙华说,这样演绎之后,阿毛死了,戏却活了。
 
  说起在国家大剧院的那场演出,徐龙华记忆尤深。“我一个基层演员,还没见过这般阵势。90多人的上海交响乐团,为我伴奏。排练时,只要我没唱到位,90多人就得陪着重来。”零下18℃的北京,徐龙华紧张得浑身直冒汗。望着能容纳2000人的国内最大歌剧厅,当众光齐亮,台下坐满嘉宾,他一个劲地哆嗦。好在他最终战胜了心理的恐惧,没留下终身遗憾,圆满完成了那场演出。他说,从此以后,无论在哪里,不管是面对着什么观众,都不会怯场了。
 
  跟着《祝福》剧组,徐龙华在国家大剧院、省人民大会堂、各大城市剧院、大学高校等地演出了300余场。
 
  不忘初心 忠于婺剧觅转型
 
  徐龙华在婺剧院里工作了近12年,每年将近200场的下乡演出或主题巡演等,让他走遍了江山。从婺剧演员到歌剧演员,再回到婺剧演员,徐龙华说,婺剧才是我们的根。多年的婺剧坚守,他说早已把江山婺剧研究院当成了归属和依靠。
 
  除了婺剧这一方阵地,他还努力“多条腿走路”,参与创作小品、情景剧等,如医护、军人、纪检监察等题材的小品情景剧,均取得不错的效果和反响。
 
  在镁光灯下,他是一名努力上进的演员;在生活中,他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。但他始终坚信,凡事倔强较真不服输,靠自己也能创造美好人生。徐龙华侃侃而谈,眼里仿佛有光闪烁。 
 
责任编辑:zhengxg